万劫归墟 第四章 神武秘术中的神魂秘术

小说:万劫归墟 作者:帮徒 更新时间:2020-10-05 13:56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池顶天走出厨房后,瞧都没瞧池志恒一眼,随口说道:“房子卖了,你明天去爷爷那里”。

  此时不过走到了凌晨2点,距离天亮还有4个多小时。

  看着‘砰地一声’关上的主卧室房门,池志恒小声地嘀咕道:“我再怎么说也是他儿子,说句关心的话有那么难吗?”

  比尔王看戏不嫌事大,施施然说道:“切,你把人家仙女一样的媳妇害的生不如死,没饿死你已经仁至义尽了!还想什么呢!”

  池志恒被他这句话气得肝疼,恶狠狠的嚷道:“靠,你还好意思说风凉话!如果不是你一再交代不能把你的存在告诉任何人,我怎会一直拖累他们!”

  “我是有错,但你乐享其成不思进取,才是错的一塌糊涂!”

  “我……呸!”

  池志恒实在吵不过比尔王,没办法,只能倔强的回到自己的狗窝。

  不过他心中念头不断,自然辗转难眠!

  一会儿东,一会儿西,一会儿坐,一会儿卧,反正就是瞎折腾。

  比尔王被他烦的难以入定,开口说道:“志恒,你的精神力已经足以修炼’神武秘术‘中的’神魂秘术‘,我现在传你一套名为‘召灵’的秘术,你试着修炼吧!”

  池志恒闻言大惊,连忙坐起来问道:“真的?”

  “我骗你干嘛!接着。”

  上辈子的池志恒没有任何修炼‘神武秘术’的天赋,现如今他精神力已经达到了19级,虽说两魂同修暂时不可能,但若单修神魂绝对没有问题。

  再加上有比尔王从旁协助,说是水到渠成也不为过。

  这不,待比尔王把‘召灵’秘术,以精神力的形式打入了池志恒的神魂中,这小子立刻口观鼻,鼻观心地进入了入定。

  原本来说这入定也是一门不小的学问,一般修士没有三五个月的磨练休想初窥门径。可经不起池志恒的精神力级别太高,只要他有意隔断杂念,瞬间就能入定成功。

  看到池志恒这般轻而易举,比尔王酸溜溜的嘀咕道:“哎,人比人气死人啊!我好歹被誉为奉月帝国百年不出的奇才,可也是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入定成功,这小子倒好转眼就成!真不公平!”

  比尔王盘腿坐在池志恒的精神海中,心中埋怨着天道不公,双眼盯着他的神魂动也不动。

  就这么过了十五分钟,突然,只见池志恒的神魂微微一动,随即就有一滴小若针尖,晶莹剔透的灵元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  “这是……灵元?怎么可能!绝不可能!他才修炼了十五分钟而已,绝对不可能凝聚出灵元!绝对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

  此时此刻,比尔王如同见到了鬼一般,瞪大了眼珠,吐直了舌头,喃喃不知所言。

  “你说什么不可能?”

  池志恒在凝聚出灵元之后,立刻就从入定中醒来。听到比尔王在哪自言自语,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。

  再说比尔王,他无论如何都是经历过两次生生死死的牛逼人物!虽然从没听说有谁能在十五分钟内凝聚出灵元,但相对与轮回重生这等改天换地的大事件,凝聚灵元又显得小巫见大。

  “志恒,我一直相信老天爷既然让咱俩绝地重生,就不会放任不管!可我就纳闷了,为啥好处都给了你一个人?”

  池志恒眨了眨眼睛,很是无辜地说道:“你我同生共体,或许……是老天爷把我当成了你!”

  比尔王呸的一声骂道:“少他娘扯淡!”

  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,苦恼亦是无用!

  比尔王认真的思考了五分钟说道:“志恒,你能如此快的凝聚出灵元,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!先前给你制定的修炼计划已经不合适,必须得提升难度!”

  池志恒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修炼计划?你丫什么时候搞出来的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一个修炼计划而已有什么难!想当年我在帝国当太子爷时,分分钟就有名师高人为我量身定做出来一个。”

  “你是你,我是我,大家身份不同,行为思想也有差异!你怎么知道你的修炼计划就一定适合我呢?”

  比尔王斜眼看着他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我堂堂六级‘神武族士’没资格教你?”

  池志恒见状,立马缩起了脖子说道:“怎么会呢!那一定是……百分之两百的合适!”

  比尔王再次送他一枚冷笑,随即闭目养神去了。

  池志恒讨了个没趣,在心里嘀咕了一句‘客大欺主’!因为无事可做,只得重新入定修炼召灵秘术。

  当然,对于修炼一途,池志恒现在还是个睁眼瞎,即便凝聚出了灵元,他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能干啥!

  就这样,时间不停,纷纷扰扰走过了四个小时的既定目标。

  当比尔王听到卧室外传来阵阵声响后,麻溜的把池志恒从入定中唤醒。

  睁眼所见,窗外朝阳初升,不知年岁的柿子树,正顶着嫩绿的枝芽沐浴在和谐的春风中,一摇一摆,逍遥自在。

  池志恒先是伸了个懒腰,然后又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,问道:“比尔王,你说……等会我爸会进来叫我吗?”

  “你如果真想体验一下,现在就蒙头大睡,我敢打保票他一定会进来叫你!”

  池志恒想了想,苦笑一声道:“那还是算了吧!”

  既然已经决定要走,池志恒也不是罗里吧嗦的人,马上拿出自己的旅行包开始往里面塞衣服身份证,以及空空如也的银行卡!

  客厅里,池顶天已经把地板重新拖了一遍,虽说是卖给了别人,但看那一尘不染的地面,他还是有诸多不舍!

  可惜,池志恒的妈妈已经在医院沉睡了九个月,不说医药费,单就营养液就把他压得吃不消。卖房子已经是最后的选择了。

  在上一世,自苏珂离世之后,他父子二人就形同陌路再无往来。此时父亲就在眼前,母亲也有了康复的希望,可那一声爸爸,池志恒却始终叫不出来!

  反倒是池顶天,还对他这个儿子保留着最后慈爱。趁着池志恒发愣的功夫,生硬的把一张存折塞进了他手里!

  “这是你妈妈为你存的钱,密码是你的生日,拿着把!”

  池顶天做事干净利索,把存折拍到儿子手里后,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  池志恒看着手里的存折,心中五味具杂,最后……只化作了一声哀叹!

  “瞧瞧,这就是男人!连最后的窝都卖了,竟然还会遵守什么承诺!”

  这张存折是苏珂为池志恒存的老婆本,他一家三口都是知道。

  当时苏珂还有意识时,池顶天就要动这张存折,却没想到苏珂竟然以死相拒,不但不让他动,还逼他立下誓言!

  “待到他娶媳妇的那一天,为我送上最后的祝福!”

  就是这么几个字,竟如紧箍咒一般牢牢拴住了池顶天的手脚。

  池志恒把存折放在桌子上,环顾四周,在心里地对空荡荡的屋子告了声别。到了外面,不知凑巧还是怎滴,刚好看到池顶天把双腿的假肢重新调整好。

  池志恒定了定神,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窒息,内心的愧疚竟让他生出了丝丝恐惧!

  走到父亲面前,他哽咽了好几次才叫道:“爸!”

  池顶天猛然抬头看向儿子,不知为何,突然生出了一股淡淡的陌生感,在心里叹道:“哎,你如果不是我的儿子,那该多好!”

  “走吧!”

  池顶天的性子倔的很,即便心中有再多的想法,也不会和无关之人多说半句!就这样发动了摩托三轮车,载着满心失落的池志恒离开了玻璃厂家属院。

  到了别阳县车站,池顶天把摩托三轮车交给了一个叫张彪的同行,然后马不停蹄的带着池志恒坐上了开往‘荣城市’的城乡公交。

  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,他父子二人坐的这辆公交车极其破败。尤其是里面的坐位更加欺负人,池志恒一人占俩坐,竟然还有小半边屁股镂空放在外边。

  正因为此,在检票员异样的眼神中,池顶天又多付了一个人的车费。

  公交车上,他父子二人前后而坐,50分钟的路程却一直沉默不语!若非亲眼所见,谁又能相信这会是一对即将分离的至亲。

  公交车到了荣城市后,直接驶进了长途汽车站。

  下了车,他父子二人一前一后,随着人群走了出去。

  池志恒的爷爷远在千里之外的东北老家,所以坐火车就是一件既经济又方便的出行工具了。

  荣成市的火车站与长途汽车站相向而立,步行十分钟即可到达!

  因为现在是四月中旬,过了春运的繁忙,也没到学生放假的时间点,所以想买一张硬座的火车票并非什么难事。

  这不,只用了二十分钟,前去买车票的池顶天就回来了。不但买到了票,手里还多了十几个烧饼!

  “车票拿好,到了地方会有人接你!这些烧饼……你路上吃吧。我走了。”

  池顶天果真是烦透了池志恒,明明是在送儿子远行,他却好像是在打发叫花子!

  万幸,就在他临转身之际,终觉得良心不安,又拿出50块钱递给了自己的池志恒方才离去!

  只是……他走的干净利落,却把某人的小心肝伤的好痛好痛。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