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劫归墟 第二十八章 《百汇凝血》

小说:万劫归墟 作者:帮徒 更新时间:2020-10-05 13:56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比尔王一招结束战斗,大摇大摆的走到陈大德身边。

  眼瞅着他已经半死不活,却丝毫没有吝悯之心的又在他身上补了一下脚,问道:“嗨,死了没有!”

  此时此刻,恶毒了半辈子的陈大德的确想要说句场面话,可惜,因为受伤太重的缘故,只能一边咳嗽,一边吐血!

  看样子,虽还没有死,但若不赶紧施救恐怕离死不远了。

  比尔王嘿嘿笑道:“怎么样?达到你满意了没?”

  池志恒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怒气,恶狠狠的说道:“差远了!这老鳖孙子竟然敢打我金雕的注意,今个不弄死他,我就不姓池!”

  比尔王呃的一愣,问道:“怎么?你还真想杀了他?”

  池志恒整出一副有理有据的语气说道:“当然,话都说了,难道还能变卦不成!”

  比尔王立刻翻起了白眼,对他小题大做的态度,既感觉好笑又有点心惊,暗自嘀咕道:“靠,这货对一只畜生都能如此上心,要是哪个不长眼的真动了李英一根汗毛,那可如何是好?乖乖,灭人家九族吗?”

  想到这里,比尔王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肚子说道:“志恒啊!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,他既然已受到了教训,你就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吧!”

  “不行,知人知面不知心!如果放了他,他又来暗算我怎么办?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到时候翘了辫子,可是一尸两命!”

  比尔王被他这句话整的很膈应,皱着眉头说道:“操!你就不能想点办法控制他吗?”

  池志恒毫无所觉,依旧我行我素说道:“控制?哼哼,你老人家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他一个大活人我怎么控制的了!得,别给我提控神术,那玩意我绝不会再施展!”

  “想什么呢?控神术只能作用在低等生物身上,对人是没用的!”

  池志恒两手一摊道:“这不就结了!既然没办法控制他,杀了多简单!”

  比尔王快被他草菅人命的态度给气疯了,咬牙切齿的的嚷道:“我不允许你胡乱杀人。办法……我自然有!”

  池志恒自始至终都没有退步,直到这时,方才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!

  “切,有办法还不早说,净扯淡!”

  比尔王历来都是‘睚眦必报’的小人,这不,立马传了池志恒一套叫做《百汇凝血》的禁制手法,并且啥都没交代,就让他在陈大德的身上做起了实验。

  在实验的过程中,池志恒算是领教了比尔王的小心眼,只要做错一步,马上就会被他骂的体无完肤。

  可怜池志恒对人体诸穴的位置一概不知,想要完成《百汇凝血》的禁制手法,却需要按照既定的步奏点完一百个穴道。比尔王不告诉他位置在哪,打定注意就是等他犯错。

  最后硬是把池志恒逼急了眼,召回金雕就要把陈大德扔到云彩眼里,方才让比尔王乖乖就范。

  如同此般,他二人磨磨唧唧的在陈大德身上搞了约有一个小时,本已是半死不活的家伙,现在就剩下一口气了。

  依照比尔王的指点,池志恒终于完成了《百汇凝血》的禁制手法!就在他站起身来准备略作放松之际,哪成想,刚直起一半,腰间突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。

  ‘哎呦呦……疼疼疼!’

  随着牵引术的后遗症开始发威,池志恒毫无抵抗之力的捂着蛮腰蹲坐在了地上!就这么一刹那的功夫,在他的额头脖子后背上,竟已出现了一层如同黄豆般大小的冷汗!

  还好,此时的他已大非从前,除了刚开始那阵惨叫,竟再不问其它痛哼了。

  比尔王坏笑连连的说道:“痛……就叫出来吗!”

  池志恒听到他这句话,差点又把肠子给闪了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小样,你也太小瞧我了。无神界我都能抗衡,这点痛算得了什么!”

  比尔王并不介意从各个方面刺激他的意志力,当然,道理也是要讲的!

  “切!能抗衡无神界是因为你本源损伤不大,神魂级别又高的吓人。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啊!

  随着初始的剧痛缓缓消失,池志恒试着微微活动了一下腰椎,虽然依旧不适,但正常行动已经没有问题。

  至于比尔王的讽刺,池志恒丝毫没有放在心上!

  “总归是我得到了机缘,并用努力实现了它!得到的成果自然也应给归我!”

  比尔王不知发了什么疯,依旧冷笑连连的说道:“没有我,你算得了什么?”

  池志恒摸不透比尔王的心思,眼见陈大德的只剩下出气的份,连忙说道:“你甭给我整那些没用的!这家伙快死了,你到底救不救?”

  “救,当然得救!你赶紧给他渡点灵元续命,然后叫你爷爷来!”

  听到要给陈大德渡灵元,池志恒心中万分不爽。只是……想到刚才那番争论,他唯有暗自嘀咕道:“算了,若是现在拒绝比尔王,肯定还要遭他奚落,得,权当花钱养条狗!”

  许是陈大德命不该绝,在池志恒有心拖延的情况下,还是让他吊住了最后一口气。

  灵元异常珍贵,池志恒丝毫不敢马虎!当输入的量达到比尔王的要求后,他立刻收回手掌!紧接着,毫不迟疑的启动鼎藏炉,把剩下的灵元全部炼化了。

  瞬间,一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,急速从他的丹田中奔腾出来!

  一个周天,两个周天,十个周天,直到二十个周天后,池志恒体内的力量终于达到了巅峰,只见他狠狠握了一下手掌,大声吼道:“爽!”

  比尔王看的直摇头,叹道:“小孩子心性,不成熟!”

  池志恒完全把他的话当成了嫉妒,嘿嘿一笑,再次开始汲取灵元。一个小时后,他所收集的灵元数量,已足够池卓使用七天了。

  池志恒看了看背篓中剩余的草药数量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草药不多了,留下一些备用也好!”

  有了决定,池志恒不再多做停留,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院落外走去。

  回到济世堂的时候,正巧遇到池卓在给一位老妇人看病!

  池志恒站在旁边听了一会,医人的道理没听出来,却搞明白了这老妇人看病的心思少,看人的意思重。

  “哎呀我去!老爷子牛逼啊!”

  池志恒暗自好笑,不过事有轻重缓急,他也顾不得会不会搅了爷爷的黄昏恋了!

  “爷爷,我在镇外见到一位老伯昏倒在地上,您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  池卓闻声大惊,立马说道:“什么,有这种事!你报警了没?”

  池志恒摇了摇头说道:“还没来得及。要不……我现在就去?”

  “不忙,我先去看看!如果没什么大问题,咱就把他抬回来医治吧。

  话尽于此,池卓面带难色的对眼前的老妇人说道:“宋大姐,解铃还须系铃人。您的病药石无用,我看您还是进城找个心理医生吧。”

  宋大姐听到池卓的话,眼中闪过一道苦恼之色!虽有百般不愿,但他有正是在身,自己也不好再做纠缠。

  到了门口,看到满脸好奇的池志恒,宋大姐报以恬淡微笑,却并未多说什么。

  待她走远,池志恒立马换上一副狗仔队的表情问道:“爷爷,这位奶奶好像对你有意思啊?”

  “哎,连你一个小娃娃都能看出来,那还能叫好像吗!”

  池志恒觉得有点意思,连忙问道:“哎呀,难不成是她落花有意,您流水无情?”

  池卓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一个小娃娃哪来的好奇心!走,赶紧带路,咱救人去!”

  池志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:“不急,等我先给你渡入内力,再去不迟。”

  池卓听到他这句话,脸色立时沉了下来,说道:“志恒,你这话不对。”

  “不对?有什么不对的!难不成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,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吗?”

  池卓没想到他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,顿了一下道:“志恒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无论相识与否都是大功德。再说了,就算你爷爷医术不精,最多尽力而为,哪里会需要搭上自己的性命?”

  池志恒听出了爷爷口中的不满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人,是我打伤的!”

  池卓闻言再惊,过了半晌才说道:“你……打伤的?可……你才来这里两天而已!又怎会和别人结仇?”

  “哎,谁说不是呢?今天吃过早饭后,我正老老实实的在哪闭关修炼!哪成想,这老头无缘无故的闯进来不说,一语不合就出手攻击我。若非我手段高明,恐怕现在躺在那里的人就是我了。”

  池卓本已经提起了药箱,这个时候也放了下来。心中思量道:“事已至此,再怎么责怪志恒也是无用!唯有想个办法把这件事掩盖过去才好。哼,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敢暗算我孙子!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