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劫归墟 第六十四章 厉风的幸与不幸

小说:万劫归墟 作者:帮徒 更新时间:2020-10-05 13:56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厉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,所用语气亦越来越猖狂,到了最后,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  可见那怕高升不成也不愿做汉奸的他,是多么的憋屈。

  此时,池志恒蹲在一处碎石旮旯后面,突然听到厉风的自我标榜,小声向比尔王问道:“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

  比尔王挠了挠下巴说道:“我……不知道啊!”

  池志恒愣住了,问道:“不知道!你怎么能不知道呢?”

  比尔王白了他一眼道:“靠,你把我当成什么了!我现在只是一台电脑好不好!离开了网络啥都干不成!他们私底下进行的工作,难道还会列到网上给人展览吗?”

  池志恒迅速皱起了眉头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比尔王看到他为难的样子,很是感慨的说道:“哎,你瞧瞧你这个人,来的时候恨不得弄死他呢?现在倒好,转眼的功夫就又为他担忧起来。这不扯淡吗!得,你别生气,以我的经验来看,他的话最多半真半假。”

  池志恒连忙摆正心态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  比尔王稍微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:“假设你的药真被当成违禁品扣了下来,按照基本流程,起码也得通知当地执法部门先把收货人逮到,然后才会进入下一步。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没人来找你,药却到了厉风手上。”

  池志恒没能理解他话中之意,垂头丧气的说道:“我现在心情很乱,你别给我打哑谜,直接说关键点!”

  比尔王耸了耸肩说道:“厉风算是误打误撞,帮了你一个大忙。”

  池志恒听闻此言,嘴角连续抽了几抽,暗道:“靠,晦气!”

  既然如此,按照池志恒的尿性,必须得知恩图报!当然,自己的小命更需保护周全。

  想到这里,池志恒率先向小金发送了一个注意警戒的信息,然后才大大方方从藏身处站了起来,朗声说道:“哈哈,我说各位,大家晚上好啊!”

  池志恒的声音出现的十分突兀,张宝方面的人马以为有埋伏,就地蹲下的蹲下,闪身躲避的躲避!虽然反应不一,但等他们发现池志恒之后,每个人的手里都多了一把冷冰冰的手枪。

  池志恒作茧自缚,正准备迈出去的腿,就这么伫在了半空中!连忙说道:“别开枪,我是来和他做交易的人。”

  张宝才不管他是干啥滴,紧了紧手里的枪说道:“双手举过头顶,慢慢走过来。”

  池志恒不敢大意,一步一顿的走到了人群中间。

  到了这里,他已是瓮中之鳖!

  张宝使了个眼色,立刻就有两名打手上前搜查池志恒的身体。一番掏掏摸摸,他的手枪,手机,银行卡,身份证,还有悍马车钥匙全都被搜了出来。

  张宝在第一时间接过了原本属于赵子明的手枪,然后看了一眼池志恒的身份证,冷笑一声扔在了地上。又拿起悍马钥匙看了看,这一次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  以他的见识,自然能分辨得出这把钥匙的真假!想到池志恒既然能玩的起悍马,那肯定就不差钱了。

  张宝越想越开心,连连摆手让小弟们把枪放下来,上前一步问道:“小子,不错啊!竟然能玩得起悍马,说说吧!你准备出多少钱把药买回去?”

  池志恒趁着这个空档,自然而然的把左臂缩了回来,独留右手在空中说道:“五百万,m金!”

  张宝听到五百万时,已经嬉笑颜开,待池志恒把m金两个字吐出来后,因为太过激动竟急速的咳嗽起来!

  他的九名属下亦是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。

  过了半晌,张宝终于抚平了胸中的一口岔气,恶狠狠的骂道:“操,你他妈敢耍我?”

  池志恒委屈之极的向后退了一步说道:“真的是五百万m金,不信你问厉风。”

  张宝这个人虽然不敢说见多识广,但基本的分辨能力还是有的!如果池志恒真的肯拿出五百万m金来赎药,那他的药得值多少钱!

  这不,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然后才转过头去瞅向厉风!

  按他的想法,怎么滴也得让池志恒心服口服!

  可哪曾想到,他这边刚把视线从池志恒身上挪开,下一刻,只听咔嚓一声脆响,就此不明不白的魂归地府。

  与此同时,早已潜伏在空中的小金化作一道黑色幽灵,急如电闪的围着池志恒转了一圈,随着啪啪啪的九道爆裂声响起,九名宋氏集团的职业杀手,一个个不声不响的倒在了地上。

  再说厉风,当他刚看到池志恒的时候,心情稍微激动了一下!可当宋氏集团的人把手枪掏出来之后,他的心请又急速跌倒了谷底。

  那个时候,他甚至都有点后悔为何要把池志恒拉进来!

  同理,就在他以为今夜注定难以善了之际,突然看到这么一个情况!好家伙,白眼一翻,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  池志恒比他坚强的多,除了胃里有点不好受,倒也没啥。

  比尔王闲不住,故意逗他道:“哇,白花花的豆腐脑,可惜了!”

  池志恒正欲抬步往前走,怎奈还是晚了一步!比尔王这句话犹如一根搅屎棍,只在一瞬间,就把他折腾的疯狂呕吐起来!

  难受,难受,实在是太难受了!一直吐到酸水都快没了,池志恒才勉强直起腰。

  此地毕竟是第一现场,留在这里终归不是事!他胡乱擦了擦嘴,二话不说,迅速拉着如同烂泥般昏睡的厉风往上风口走去!

  直至看不到下面的场景,方才作罢!

  当然,池志恒胸中的郁闷之气没疏散出来之前,此事甭想到头!就见他往地上一坐,恶狠狠的嚷道:“比尔王,你丫故意的吧?”

  比尔王十分光棍的承认道:“没错,我就是故意的!而且……我还可以极其诚恳的告诫你,你的承受能力实在是太差了!这算啥啊!死人堆里捉蟑螂吃见过没?”

  池志恒本就是个贱人,听到比尔王的话后,竟然还在脑海里构树了一番那个场景。这下好了,胃里又开始抽搐起来,吓得他赶紧转移注意力!

  正巧,看到傻不拉几的厉风在哪流口水,气昏头的他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巴掌呼了过去!

 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,厉风的半张脸瞬间肿胀了起来。

  还好,有一弊必有一利,厉风原本散乱的心神把他这么一打,迅速回归本体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!怎么能杀了他们?”

  厉风依然有点糊涂,说话的时候,连舌头都捋不直!

  池志恒整出一副混不在意的表情说道:“你不是说他们是卖国贼吗?杀了正好。”

  厉风虽然有骨气,可毕竟是杀人!这种事说归说做归做,真要让他扛下来,打死都别想!

  因此,只能用一句:“杀人是犯法的!来应付池志恒的质问!”

  “靠,就你这种人也好意思提法?况且人是我杀的,你怕个屁啊!”

  厉风偷偷瞄了他一眼,见他仍然是满不在乎的表情,苦笑连连的说道:“是你杀的没错,可他们毕竟是我找来的人。如果警方追查起来,我怎能脱的了干系。”

  池志恒听到他这句话,猛地愣住了!要说无耻之人他不是没见过,但像厉风这般不要脸的家伙,还是头次碰到!一时气不过,又给了他一耳光!

  “奶奶个熊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?你竟然已经打算推脱干系!靠,你和你老婆z人的时候为啥不弄到墙上,干么把你儿子生出来?”

  厉风被他打的眼冒金星,又听到他的言语刺激,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!

  “那孽种……真就不是我儿子。”

  池志恒不过是为了挤兑他而已,哪成想还打出八卦新闻来了,傻啦吧唧的问道:“啥?不是你的种?难道你被绿了!”

  厉风今夜的遭遇足以让他失去所有理智。池志恒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刃,噗嗤一下刺开了他心中最大的委屈!

  “我先天不育,她生的儿子怎么可能是我的种。”

  此时此刻,池志恒眼中‘求知’欲更加旺盛,连忙蹲下身子问道:“还有这事!那你怎么不和她离婚?”

  厉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:“哎,咋会不想呢!只不过没办法而已!她父亲位高权重,而我却是出身寒门。虽说我这位便宜岳父已经退了下来,可在某些方面依然有着很大的话语权。我年不过五十,为了能够更进一步,只能委曲求全!哎,池小哥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!”

  池志恒点了点头,又连忙摇了摇头说道:“去你的鬼!休想卖惨!我再问你,事关男人尊严,你有没有想过改变这个命运?”

  厉风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凛厉的光芒,刻意压低声音说道:“当然想过,而且现在就有机会!我已经接到通知,过不了几天任命状就会下来。到时候权力大增,铲除她老子的势力轻而易举!”onclick="hui"